關閉
小木船21年劃過30萬公里水上郵路——記第七屆全國道德模範、“大湖鴻雁”唐真亞
發表時間: 2021-01-07來源: 光明日報

唐真亞。吉爾雲 攝

  “好山好水好風光……”碧波浩渺的洪澤湖上,唐真亞一邊開着船,一邊哼着歌。寒冷冬日裏,他穿着一件單層制服,裏面套着紅線衫和小棉襖,直説熱。也難怪,要沒有這副好身板,21年前,他就不可能靠着一艘小木船劃出一條40多裏的水上郵路。

  1999年,唐真亞從民辦教師轉行,成為江蘇省淮安市洪澤區郵政公司老子山郵政支局僅有的一名投遞員。在他之前,這裏陸續走了11名投遞員,工作辛苦程度可想而知。

  老子山鎮位於淮河和洪澤湖交界處,總面積300多平方公里,全鎮約1.8萬人口,近一半分散居住在湖面和50多個大大小小的灘頭上,以養殖和捕撈為生。距碼頭最遠的劉嘴村,來回一趟有40多公里。

  21年來,唐真亞累計蹚過30多萬公里水路,在幹好投遞工作的同時,想漁民之所想,為他們捎去油鹽醬醋、帶去致富信息,風雨兼程,不辭辛苦。2019年,唐真亞當選為第七屆全國道德模範。

  “喜歡的事情就想方設法做好”

  漁民們常年在湖上漂着,遷居頻繁,住址不固定,信件包裹全靠親戚朋友相繼轉送,不僅耗時費力,還常常丟失。

  “要為湖區漁民送郵件。”從上崗第一天起,唐真亞便下定決心。湖區的投遞工作有其特殊性、複雜性,一旦信件名址不詳,所耗時間和精力往往是陸上的幾倍甚至十幾倍。唐真亞靠着一條小木船,硬是一槳一槳地劃出了水上郵路。

  夜幕降臨,唐真亞開始接收包裹、分揀郵件;太陽昇起,陸上投送隨之開始;中午12點左右,完成了陸上投遞工作後,一天工作中最辛苦的部分來了——平均每天有幾十份郵件需要唐真亞開船送到洪澤湖區漁民的手中。

  在湖區上投遞是無遮無擋的。夏天頭頂烈日,唐真亞常常被曬得頭暈眼花,划船時感到胸悶氣短是常有的事;冬天冒着風雪,臉上像刀割一樣疼,手腳被凍僵。還有春季的大風、夏季的雷雨、四季的水漲潮落,以及突然而來的狂風掀船……唐真亞曾數次差點葬身湖底。

  2003年7月,一封落款為“長山村杜中祥”的大學錄取通知書送到了唐真亞的手中。長山村有6個組,組與組之間相隔約15公里水路,唐真亞跑遍整個村,漁民們都説不認識此人。幾經輾轉、多方打聽,唐真亞終於得知杜中祥住在靠近盱眙縣的一個叫“剪草溝”的蘆葦叢中。

  當時正值汛期,洪水滔天。唐真亞背上水和大碗麪進入湖區。當行駛到湖心時,風力陡然達到七八級,一個大浪打過來,小船頃刻間被掀翻。唐真亞一手舉起郵包、一手扶着船舷在風浪中掙扎,後來在過路漁船的幫助下終於找到了杜中祥的家。看着渾身濕透的唐真亞,杜中祥的父親極為感動:“你冒着這麼大危險,堅持把通知書送到我們家,真不知道該怎麼感謝你才好啊!”

  這份執着源自喜歡,源自責任。21年來,唐真亞累計投遞報刊126萬餘件、信件10.74萬件,保持着零差錯的紀錄,被湖區居民親切地稱為“大湖鴻雁”。“我喜歡這份工作!”唐真亞説,“我喜歡的事情,就會想方設法把它做好。漁民們需要我,我有責任把它做好。”

  是郵遞員也是百事通

  2006年起,來往於水陸之間的唐真亞開始主動幫助漁民帶一些東西。漸漸地,小船上除了郵件,還有幫大家帶的油鹽等生活用品和漁網、浮球等捕魚工具。時間長了,漁民們把唐真亞當親人,連從鎮上存款和取款這樣的事情也會放心交給他。

  為讓更多漁民及時瞭解和掌握養殖技術,唐真亞操起了教師老本行。他先後為新灘村“漁家書屋”購置和訂閲了1300多冊科學養殖等資料,並邀請漁業技術人員定期向養殖户傳授技術,現場解答漁民提出的養殖難題。

  新灘村的何廣來是眾多受益者之一。通過學習科學養蟹,他正確使用消毒產品對放養前的魚塘進行消毒,對水質進行管控,按照科學方法放入定量的蟹苗。2006年,何廣來開始養蟹的第一年,蟹塘沒發生一次病害事故,年底就賺了4萬元。現在,他已經成了有名的養蟹高手。

  唐真亞熱心,漁民們有事總會跟他説。柴油補貼、税費上交、居民低保、醫療報銷等各方面問題都被記在了唐真亞的本子上。能回答的,他便當面解釋;回答不了的,就向相關部門瞭解後再答覆,不厭其煩。

  2011年,新灘村養殖螃蟹的人越來越多,可外面提供給螃蟹食用的小魚等飼料價格不斷上漲。村民劉培柱萌生了建一個冷庫來儲存小魚的想法,但他自己心裏沒底,便找唐真亞商量。

  唐真亞多方打聽、反覆考量後,給劉培柱出了主意:“這個冷庫可以建。每年大家清理魚塘時,小雜魚才幾毛錢一斤,而到開春後螃蟹養殖時小雜魚能賣到一塊多錢一斤。有了冷庫還能代售養殖用的藥物,方便附近漁民,一舉兩得。”

  出於對唐真亞的信任,當年10月,劉培柱建起了冷庫,並從各家魚塘中收集了幾十噸小魚。2012年開春後,他的冷凍小魚價格翻了一番,純利潤達到30%以上。

  今年疫情期間,唐真亞更是義無反顧。他不僅及時投遞漁民網上購買的生活必需品,還無償送糧油到因病致貧的困難户家中,為擔憂焦慮的人做心理疏導,讓他們生活不愁、心裏無憂。

  “不是每件事的價值都能用金錢來衡量”

  作為家裏的頂樑柱,唐真亞的工資並不高。多年來,一家人的日子過得緊緊巴巴。“我們一家人都對錢不敏感。”唐真亞説,“我也糾結過,但我一直覺得,世界上不是每件事情的價值都能用金錢來衡量的。”

  正是這個“對錢不敏感”的唐真亞,每年會給邊遠山區學生捐贈愛心包裹;2016年,他和三名鎮人大代表一起向西藏貧困家庭捐贈衣服300多件;2017年年初,又從全國總工會頒發的勞模慰問金中拿出1000元捐給了老子山鎮老子鄉土文化研究會。

  龜山村的劉仕祥是個孤兒。父母在湖面上捕魚時,雙雙被雷擊中,家中僅有一位70多歲的爺爺,常年患病,生活十分困難。2003年,唐真亞得知情況後就和妻子商量幫助他。當時唐家也很困難,唐真亞的妻子左右為難,最後還是咬牙從牀頭櫃裏拿出了春節準備給兒子的一套新衣和150元,送給了劉仕祥。

  從那以後,唐真亞只要投遞龜山村的郵件,就會去看劉仕祥,為他捎去學習用品和衣服,與他談心,鼓勵他努力學習。每逢節日,唐真亞還會划着小船把劉仕祥接到自己家中,讓他感受家庭的温暖,直到他高中畢業。

  2014年8月,唐真亞偶然得知,鎮上張洪喜的父母均患有嚴重疾病,他本人又患了鼻癌,一家有三人喪失勞動能力。妻子與他離婚,兒子還在讀中學,全家的生活全指望低保。唐真亞經常開導張洪喜,還通過共青團、老齡委、學校、校外輔導站等多方協調幫他解決了孩子的學費問題。

  如今,張洪喜在家照顧父親,兒子也已大學畢業。他常常感嘆:“是唐真亞大哥的幫助,讓我有了活下去的勇氣。”

  水上郵路的新面貌

  記者跟隨唐真亞送完包裹,返回途中,他向記者提出要拍一張合影。眼望波光粼粼的湖水和連片搖曳的蘆葦蕩,唐真亞動情地説:“下個月來,這些漁民的船就沒了。”

  下個月,洪澤湖水域“兩船”(住家船、餐飲船)整治工作就要接近尾聲,為了保護湖水、保護環境,漁民們全部要上岸生活。對世世代代以湖為伴、以船為家的漁民而言,上岸確實不易。

  漁民們上岸後如何獲取穩定收入、上岸後住在哪裏等問題紛至沓來。唐真亞利用工作之餘往來漁民之間為他們出主意、做思想工作。

  新灘村村民何計來遲遲在岸上找不到合適的住房,眼看上岸時間臨近,找到了唐真亞,説明了自己家的需求,不出幾日,便租到心儀的房子,一家老小都樂開了花。

  有漁民對補償款如何支配一時沒有主見,唐真亞給漁民講解怎樣合理使用。為解除生活上的後顧之憂,他建議漁民將補償款存入銀行,按照一定比例購買養老保險、儲蓄和少量經營投資。既為以後生活提供了保障,又有效控制了風險。漁民們紛紛採納他的提議,對補償款進行了合理安排。

  “水上郵路還會在。”面對記者的疑問,唐真亞解釋道,“漁民們雖然上了岸,但大多還是臨湖而居,走水路投遞要比陸路方便得多。”

  時光倏忽而過。唐真亞的小木船如今已變為一艘快艇,村民們通過網購的包裹越來越多,水上郵路也即將以新的面貌示人。(記者 劉已粲)

責任編輯: 賀 子桓
【全民集運app】
新時代加油幹
文明影音
文明創建
先進典型
志願服務
網絡公益
文脈中華
書讀中國